当前位置:金沙信息网 > “网红”村书记的草编情结:带领留守妇女赚“外快”

“网红”村书记的草编情结:带领留守妇女赚“外快”

  吉林4月16日电 (石洪宇)能打断纪红艳“网红直播”和草编的,是眼下的备耕农忙。“这几天就要种田,直播和赚外快只能稍微停下。”不过,她在遇见晒干的苞米叶时,仍会留意其韧性和纹理。种子落土之后,它们又会派上用场。

  吉林4月16日电 (石洪宇)能打断纪红艳“网红直播”和草编的,是眼下的备耕农忙。“这几天就要种田,直播和赚外快只能稍微停下。”不过,她在遇见晒干的苞米叶时,仍会留意其韧性和纹理。种子落土之后,它们又会派上用场。

  45岁的纪红艳是吉林省桦甸市横道河子乡杉松村党支部书记,作为附近有名的“巧姐”,她带领50多名留守妇女从事草编创业。苞米叶、蒲草、乌拉草最终变成琳琅满目的手工艺品。网红经济兴起后,她们又着手“直播带货”。

村里很多村民都参与了草编 苍雁 摄 村里很多村民都参与了草编 苍雁 摄

  在农忙到来之前,纪红艳和姐妹们刚刚完成来自吉林市的订单。“甲方公司说我们的产品会销往外省,大家都挺自豪。”纪红艳说,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,她们会聚在一起“消灭一个又一个订单”。

  疫情期间避免走动和串门,纪红艳和姐妹们也没有闲着。几天前,她们还用苞米叶和乌拉草编了300多副鞋垫,送给全乡9个村的疫情防控点人员。“如果用着感觉好,还能替我们做下广告。”

纪红艳用的背包也是自己编织的 苍雁 摄 纪红艳用的背包也是自己编织的 苍雁 摄

  实际上,杉松村的草编产品在当地已小有名气。但纪红艳觉得“有现在的成果很巧合。”2014年和2015年,她在青岛当缝纫工,收入不错,但挂念家人又返回了农村。

  村民们认为,“纪红艳见过世面,脑子灵活,总琢磨创业。”时间来到2016年,吉林市妇联组织草编培训班,乡里派纪红艳去学习,7天的时间让她简单入门。

“巧姐村”作品 苍雁 摄 “巧姐村”作品 苍雁 摄

  草编工艺品并不稀缺,但纪红艳钟情东北独有的乌拉草。“漫山遍野的野草和苞米叶,这是一项几乎没有成本的产业。”纪红艳认为,“在农村就地取材就是好项目。”

  纪红艳从山上采回乌拉草,再留一些质地好的苞米叶,开始着手编产品。平编、绞编,一些初级产品诞生后她又制作出更复杂的床垫、坐垫、枕头、鞋垫、草鞋等。

  纪红艳逐渐在村里有了“人气”,多位姐妹加入进来。为了改进工艺,她们将蒲草加入原材料,让产品更有实用性。2019年1月,村民推选她为村书记。

纪红艳在编织。纪红艳供图 纪红艳在编织。纪红艳供图

  解决了生产,纪红艳开始跑销售。她找到桦甸市商务局,拿到一些订单,与此同时在官方组织的网上平台开展销售活动。

  随着“网红经济”的兴起,纪红艳又开通个人手机直播平台,将产品和制作片断进行网上直播,“卖掉一些作品,粉丝还给了一些打赏。”随后,村里的姐妹们也开始加入直播阵营。“粉丝多少无所谓,也当个消遣。”35岁的村民王宏说。

  “不占农忙时间,没啥成本。”村里50多名留守妇女在家门口“赚外快”,农闲的每个月收入都能达到1500元钱。

  不过,作为创业者的纪红艳充满危机意识。她在农忙时仍挂念着“深造”的机会,想参加全国草编交流的展会,继续打磨产品。

  眼下的春耕更加重要。黑土地上的苞米不仅会结出饱满的果实,也会长出体现美感的叶子,“无论怎么说,土地是我们做一切的基础。”纪红艳说。(完)

【编辑:黄钰涵】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